欢迎访问江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 回不去的“匆匆”岁月
  • 发布人:本站   发布时间:2021-10-28   阅读:次   字体:[ ]
  •       我们的母校就要70岁大庆即将到来,一直想为母校写点什么。一时词穷,不知向校友们说点什么?回想起人生已走到知天命的年龄,不禁感慨万千。曾经一起峥嵘岁月的校友们,稍微停留一下脚步,去追忆一下回不去的“匆匆岁月”,只言片语,不成文章,仅与读者共勉!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王铮亮这首歌唱出多少中老年人的心声。感觉几十年的光阴,恍如昨天,听着不自觉泪流满面,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失落?孤寂?还是对时光无情的追忆和怀念….

      依稀记得,1991年9月1日的上午,我拖着姐姐特意为我准备的一个行李箱,外加几个蛇皮袋,走进“大学”的大门。走近门口一看,校门口赫然写着江西医学院上饶分院和上饶卫生学校,与心目中大学的相去甚远。走进学校,一栋好像是五六层建筑屹立在主路,要从右侧小路绕进去。远远看到一个不大的操场,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在打球,许多与我一样的学子坐在操场的石凳休息,旁边放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她们的父母在旁不停地张罗。

    报到完毕,直奔大专楼207室,走进房间,家就在上饶附近的同学早已在收拾床铺,我算去得晚,上铺的早已经被抢一空,我只能选了一个最里面的下铺安顿下来。后面才知道,我们的宿舍安排是严格按照学号来的,上饶市、上饶县、广丰县…,以此类推,鄱余万等分配在一楼。这样以县籍为单位的安排,的确可以为刚来上饶这个城市减少了许多不便,可以用家乡话交流,不用为学上饶话而费心,但也为以后的生活增添了不少麻烦。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也慢慢适应学校的生活。那个时代,没有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记得周末的时候,除了两三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在信江河畔散步。我记得基本上是同寝室同学一起活动,很少与其他寝室同学一起。一天晚上熄灯闲聊,邱同学讲一个同乡在上饶师范学校读书,有次从老家给她带了东西来,并提议选个周末搞个联谊活动。这个主意得到了大家一致赞同,巴不得邱同学晚上就去联系,刘同学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刘同学就催着邱同学起床,否则去晚了这些女同学又出去逛街什么了。到午饭点时,在楼上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回来,知道事情已经办妥,只等安排良辰吉日。

    一个风和日丽的周六上午,我们寝室八人商议分头准备。几个人来到宝泽楼,每个人咬牙买了一双十元左右的牛皮鞋,一块五毛的领带,并在鞋底下订了一块钱的铁皮,把以前的布鞋和解放鞋放在塑料袋里。接着到上饶地区医院旁边的理发店,花5块大洋烫发。第二天,秋高气爽,我们相约在森林公园。相聚是短暂的,记忆是永远的。只不过,除了那次聚会再也没有下文,后面邱同学与刘同学去过几次她们学校,但每次都是无果而终,这个小插曲一直成为我们同学聚会的谈资。随着期末考试的到来,我们那时也渐渐遗忘了。

    在学校两年,现在能回忆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随着年纪的增大愈发模糊。印象比较深的是学校的食堂,毕竟民以食为天。每天上课到三节开始,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也真难为它了,一年到头除了过年半个月外基本没有多少“油水”。最讨厌的是,“缺货”的胃肠道影响到我们的神经系统,没有能量的大脑就像没有油的汽车,导致第三节课和第四节课心神不宁,老师讲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脑子里尽是香喷喷的米饭和基本没油的五分钱腌菜汤。有时候为了改善一下伙食,打一份红烧肉,结果宿舍的同学一拥而上,自己只能吃点汤汁,现在想想都感觉好笑。我们班里有一个上饶县董团乡的特别讨厌,别人是勺子,她手握的刀叉,经常叉同学们碗里的红烧肉,所以我们给他取个外号“于一叉”。

    当然,三年的学习生活点点滴滴还有很多很多,随着时光的流逝,生活环境的改变而渐渐消失在尘封的记忆中。最初的怀念,都是如此美好,可是经过岁月的洗礼,那种美好,时常存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曾被发现。

    近三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不断求学和工作,经历许多事,到过许多地方,唯有对江医上饶分院这段求学经历记忆犹新。这段美好的“苦涩”的青春,早已成为一段回不去的匆匆岁月。这种刻骨铭心的记忆至今值得我们这一代人去追忆,大部分捐赠捐物的校友们何尝不是对早年读书艰辛的一种怀念和寄托,希望为江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做一点应有的贡献。

    江医上饶分院91(1)班

    杨文龙

    (文字:杨文龙 编辑:尧婷 责任编辑:张歆星 审核:姚国庆)


地址: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志敏大道399号 版权所有:江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ICP备案主体信息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19010140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42号

江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版权所有©2005 - 2016